无编制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请求支付 征地补偿款能否获支持
2016-10-14 15:18:56  来源: 兰州平安网

    【简要案情】

    1996年第二轮农村土地承包时,原告陈某的父母承包了新滩村的土地1.6亩。之后,陈某父母先后病故,陈某成为该户户主,并耕种其父母承包的土地。陈某大学毕业后,于2011年考取甘肃省民生实事项目(社保类),被分配至兰州市西固区某街道办事处所属事业单位工作,系该街道办事处社保专干,无编制,但其工资由财政全额拨款。陈某的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及职业年金从其工资中扣除,并享受政府财政保障。陈某工作后,户籍仍在新滩村,未从该村迁出。2014年,国家修建兰州中石油商业储备库项目时,原由陈某父母承包、后由陈某耕种的土地被征收。征地补偿款拨付到位后,新滩村委会“两委”班子集体讨论,作出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决定不向原告陈某发放征地补偿款。在涉案土地被征收前,原告陈某将该土地出租给他人耕种,该承租人已领取了地上附作物补偿款4000多元。现因新滩村委会拒绝向陈某支付征地补偿款263402元,陈某遂诉至法院要求新滩村委会支付上述款项。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陈某系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享受政府全额拨付的工资及其它各项社会保障,其已脱离了对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土地的基本生活保障需求,应当认定其丧失了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故不应享有涉案土地被征收后的补偿权益。因此,一审法院驳回了原告陈某要求被告新滩村委会给付征地补偿款263402元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宣判后,原告陈某不服,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支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驳回了原告陈某的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原告陈某是否具有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或者是否丧失了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2、原告陈某是否应当享受征地补偿的合法权益?对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两种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原告陈某是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有权主张涉案土地被征收后的土地补偿款。理由是:陈某的户籍一直在新滩村,且陈某的父母去世后村委会并未收回该户的承包地,陈某与被告新滩村委会形成了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系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被告新滩村委会拒绝给原告陈某发放征地补偿款的行为违反了我国《土地承包法》的相关规定,同时新滩村委会的征地补偿方案违反法律规定程序,剥夺了原告合法的征地补偿权益。因此,法院应当支持陈某的诉讼请求。

    另一种意见认为,原告陈某已丧失了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无权主张涉案土地被征收后的土地补偿款。理由是:享受征地补偿款的权利主体应是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原告陈某在事业单位工作,其虽无编制,且户籍仍在新滩村,但其享受政府全额拨付的工资及其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等各项社会保障,与有编制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享受的各项待遇无任何区别。陈某实际上已经纳入了城镇居民社会保障体系,应当认定其丧失了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不应享有涉案土地被征收后的补偿权益。因此,对原告陈某的诉讼请求应当驳回。

    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故享受征地补偿款的人员应当具备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因此,原告陈某是否具有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是本案首先应解决的问题。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应当考虑以下因素:1、是否为农业户口且落户在本集体经济组织;2、是否在本集体经济组织生产、生活;3、是否以本集体经济组织土地为基本生活保障。上述三个因素中,土地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最基本的生产和生活资料,具有基本生存保障的功能,“是否以本集体经济组织土地为基本生活保障”应是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核心标准。本案中,原告陈某于2011年经甘肃省统一招考被分配至兰州市西固区某街道办事处所属事业单位工作,其虽无编制,且户籍仍在新滩村,但其系该街道办事处正式工作人员,享有政府全额拨款的工资及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及职业年金等各项福利待遇作为其基本的生活保障,其实际上已经纳入了城镇居民社会保障体系,其农业人口依靠土地作为基本生活保障有着本质区别。除去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陈某仍然享受替代性生活保障,故不宜再重复享受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生活保障。户籍是判断一个人是否为某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形式,而并不是实质要件,故不宜因陈某户籍未迁出新滩村而认定其仍是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其次,陈某所在的工作岗位虽无编制,但参照《甘肃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2011年扶持高校毕业生就业工程实施方案的通知 (甘政办发〔2011〕36号) 》,“六、保障措施。经选拔被录用的普通高校毕业生,其工资待遇执行国家统一规定的当地事业单位新录用人员工资政策标准,纳入省财政转移支付。”可见,陈某享受的工资及福利保障待遇与其他该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相比并无不同,陈某不会因为没有编制面临随时失业的风险,相反陈某有着政府全额拨款的稳定收入,其基本生活能够得到较好的保障。另外,在涉案土地被征收前,虽然被告新滩村委会未收回陈某父母承包的土地,且被告新滩村委会作出的《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程序违法,但陈某耕种涉案土地不能当然认定陈某具有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并有权享受土地征收补偿权益,也不影响陈某的工资由财政全额拨款并享受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等各项社会保障的事实。综上,原告陈某实际已脱离了对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土地的基本生活保障需求,应当认定其丧失了新滩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故无权主张涉案土地被征收后的土地补偿款。

    (投稿: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法院)

    

本站由中共兰州市委政法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建设维护,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建议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719490